当前位置:首页 > 盛影 > 正文

钟伟:全球通胀迅速蔓延,背后有三大原因

  • 盛影
  • 2022-06-21 13:32:03
  • 579
摘要: 通胀推手,会随经济衰退而去吗? 眼前摆着一张有趣的图,叫通胀行星图,由近及远,我们看到:当下通胀最低的有中国、瑞士、越南...

  通胀推手,会随经济衰退而去吗?

  眼前摆着一张有趣的图,叫通胀行星图,由近及远,我们看到:当下通胀最低的有中国、瑞士、越南等,CPI不超过3%;第二谱系有德法意、印度、韩国等,CPI控制在8%以内;第三谱系是欧元区其他经济体和美国,CPI徘徊在8%;第四谱系则有俄罗斯、荷兰和一干中东欧国家,CPI在10%~20%之间;更有土耳其等一骑绝尘,深陷恶性通胀之泥淖。连素未听闻通胀的日本,物价也大有起色了。

  看起来,通胀不是个小问题,在全球迅疾蔓延中。最早做出通胀预警的当属萨默斯,一位天才经济学家,曾经担任过哈佛大学校长和美国财长,他在去年年中就指出,通胀会出乎预料地高,且不会很快回落,并说2022年底开始,美国经济有约1/3的概率陷入衰退。其鲜明的鹰派让华尔街恐慌,导致其欲出任美联储主席的努力失败,但真心地说,萨默斯近年来的经济预判有如“神喻”,准确度极高。

  也就是在6月15日,美联储近30年来,少见地一次加息75个基点,面对有些亡羊补牢的美联储,想来萨默斯心中会很不平静。

  此外,世界银行已指出,全球经济衰退的风险在上升,尤其要警惕类似20世纪70年代那轮滞胀的威胁。美国财长耶伦也公开表示,她误判了通胀,而她曾任美联储主席且是极出色的经济学家。

  更有意思的是,几乎所有的全球或区域性经济研究机构,都大幅调低了对2022年世界经济的增长预期,并且一路调低到2024年。差不多到2025年才会有部分经济体出现增长回升。看起来,后疫情的经济修复已接近尾声。

  看当下,难免让人想起20世纪70年代,席卷全球的经济滞胀。那个咆哮的80年代看起来元凶是中东石油冲击,主因则是“日本可以说不”和“美国不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牺牲品则是整体跌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拉美国家,以及此后沉寂至今的日本。

  历史似乎并非在曲折中前行,而或多或少地只是重复自身,包括重复好的和不好的,根源在于人类从历史中所学到的,似乎就是什么也没有学到。

  那么,当下通胀缘何而起?如何演化?中国如何?普罗大众如何应对?毕竟衰退或滞胀都不是令人喜悦的词汇。

  此轮通胀缘起或有三,一是全球化转为逆全球化,二是西方央行持续宽松难以为继,三是资源品系统重估。

  看全球化逆转。它并不仅带来全球治理碎片化,更带来资源要素、生产链和供应链等在全球范围内配置劣化。自21世纪初出现所谓金砖国家概念,及2008年有学者喊出“美中国”(Chimerica)为标志,凸显全球化热潮鼎沸,然后一路转折至今,这15年来,合作共赢逐渐被相互设防所取代,即便有些微的技术进步,也不能抵消逆向全球化对国际经济的持续深入损害,国际间分工合作配置效率劣化,大国供给端能力严重受损,投资和贸易障碍重重,人才和科技流动衰竭,已到了积重难返的程度,以通胀上升来强行降低全球福利是很自然的恶果。

  看西方央行的放水行径。暂不论现代货币理论MMT的是是非非,日本、美国乃至欧盟的持续量宽操作,不是短暂行为而是多年经营,其中日本央行延续了逾25年,美联储逾15年。

  通胀是不是一种货币现象,在当下有争议,供给受限变差的同时,辅之以持续放水和贫富悬殊,通胀卷土重来并不为过。

  仍以美联储为例,看起来当下美联储确实在急迫地加息缩表之中,但美联储还能回得去吗?次贷危机之前,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不足万亿美元,到2015年已4.8万亿美元之巨,2021年底则达到了近10万亿美元。耶伦也曾尝试缩表加息,那是在2015年底和2016年,到2017年随着美国经济不景气,短暂的货币紧缩偃旗息鼓。

  如今谁能预见,当数年后,衰退而非通胀成为美联储面对的首要问题时,美联储货币是紧是松?央行货币政策动态不一致,意味着此一时彼一时也。有研究甚至认为,到2035年,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突破25万亿美元也未可知。

  看资源品价格的系统重估。全球各地人们都在抱怨油价粮价的飙升。这是暂时的还是意味深长的?

  看全球十大石油储量国家,近年来陆续已有委内瑞拉、伊朗、伊拉克、利比亚和俄罗斯几乎被逐出了国际能源市场,且不少国家生产能力严重受损难以恢复。加之环保绿党力量在西方政坛的崛起,这使得化石能源的价格体系已有了系统性重估的必要,区区页岩油气革命和新能源势力,在当下不足以填补供给端缺口。

  粮食价格异动当然和俄乌冲突相关,但油价和化肥价格攀升,本身也改写粮价。2008年的此时,国际油价达到了每桶147美元的高点,恰也是中国高速增长和全球化高歌猛进的华彩之时。谁能预见,这147美元的纪录会否被改写?

  通胀推手,会随经济衰退而去吗?咆哮的上世纪80年代,隐约可闻。

  中国会如何?从通胀行星谱系图看,中国通胀表现相当不错。改革开放以来,中国CPI中枢是逐渐下移的,上世纪约在5%~8%,2001~2010年约3%~5%,2011年之后大致在3%以下,但物价结构呈现服务价格涨、必选消费稳、工业消费品落的格局。

  以年内看,中国GDP在二季度深蹲之后,三季度或为年内最高,四季度再回落。下半年CPI中枢有所抬高,个别月份高过3%是可能的。

  短期看,我已在《下半年探股,明年探房》表达了看法,即5~9月份可以尝试A股,债市机会不多。现在公募基金产品线很丰富,美国油气、恒生科技、煤炭开采、新能源、汽车、银行地产等都有相应的QDII或ETF可供选择。用“探”字意味着眼疾手快不贪恋。尽管说通胀无牛市,但2007牛市前数年是通胀,2015年牛市前数年则是通缩,可见通胀与否似乎不决定A股大势。

  长期看,良策寥寥。回顾百年通胀史,一战后的魏玛共和国,二战后包括旧中国在内的诸多国家、此后的拉美诸国、上世纪90年代的俄罗斯都曾经历恶性通胀和货币重估。通胀大致在100~800倍之间。日本是例外,其增长泡沫破裂之后,是持续通缩和经济总量的缓缓下沉。

  搁笔之际,想起邻人老普,家甚殷实人极谨慎。老普总是自嘲他的人生没有主升浪,因为高潮前他必已离场,当然其人生也就几乎没有回撤。老普笑着谈了长期之策:一部分拿着年轻朋友的创业股权,胜固欣败亦喜;一部分慢慢买了些实物黄金,但并不看多金价;一部分换成了都市繁华区的住宅,但不在乎未来五年八年房价涨落。天下事,公等在;浮生半日,此味清欢。

  (作者系民生加银首席经济学家)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秦朔朋友圈”,原标题为“钟伟:看当下追忆五十年前的那轮滞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