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鲜于睿 > 正文

美货币政策是全球粮价大幅波动根本原因

摘要: 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7月份食品价格指数环比大幅下降8.6%。围绕全球粮价...

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7月份食品价格指数环比大幅下降8.6%。围绕全球粮价波动话题,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国家粮食安全战略研究院院长程国强在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全球粮食价格回落主要受两方面因素影响:一是最近10多年以来,全球粮食生产和消费总体平衡,不存在供需缺口,不支持粮价长时间脱离基本面;二是受美联储加息影响,投机资金开始回流,前期粮价暴涨的驱动力衰减,使粮价趋于回归。其中第二个因素是根本原因。

程国强表示,2020年3月份以来全球粮价开始大幅度上涨,并不是由于粮食供给不足,而是由其他非供需性因素导致的。首先是突发性危机事件对市场预期产生影响。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导致部分国家物流受阻,国际粮食贸易短时间也出现阻滞,使得很多国家预期不稳,多个国家担心疫情蔓延会影响其国内的粮食供给,因而宣布限制出口,优先保证国内供给。产粮国限制出口导致全球粮食供给出现了结构性短缺。尽管全球产需总体是平衡的,但由于粮食的生产分布在不同国家不同地区,全球通过贸易形成供需平衡格局,一旦贸易受阻,就意味着部分缺粮国,特别是很多低收入发展中缺粮国面临着买不到粮食的风险,由此推动粮价大幅度上涨。

2022年2月底俄乌冲突爆发,也给粮食带来了新一轮结构性的供需矛盾。俄乌两国是全球主要的小麦出口国,俄乌冲突导致小麦供给中断,使很多依赖俄罗斯、乌克兰市场的进口国买不到粮食。与此同时,乌克兰危机也给其他国家带来了市场预期的不稳定,导致20多个国家宣布禁止出口,助推粮食价格在短期内急剧上涨,比如小麦的价格与俄乌冲突爆发前相比上涨了40%多,大米、玉米、大豆也上涨了25%至35%。

此外,2020年3月份美联储开启无限量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并延续至今年4月份,这是推动全球粮价大幅上涨的根本驱动因素。美国联邦基金利率由2020年初的1.55%降至0%至0.25%区间,一年期国债收益率降至0.1%左右,美国狭义货币供应量(M_1)20个月内由4.1万亿美元飙升至7.9万亿美元,广义货币供应量(M_2)在20个月内增长25%。这不仅使其国内通胀率创40年以来新高,也推动国际石油、粮食等大宗商品价格不断走高,进入新一轮涨价周期。本质上看,这一轮全球粮价上涨,根本驱动因素就是美元流动性扩张,导致大量投机资本涌入大宗商品市场,包括粮食在内的大宗商品价格全面上涨。直到今年3月份美联储宣布加息,投机资金开始从大宗商品市场撤出,所以全球粮食价格在5月份出现拐点,粮食价格逐步开始回调。

程国强认为,今年下半年粮食价格走势仍存在不确定性。尽管世贸组织6月份达成了《关于紧急应对粮食安全问题的部长宣言》与《关于世界粮食计划署购粮免除出口禁止或限制的部长决定》,乌克兰也恢复了粮食出口,对促进全球粮食市场预期稳定、粮价回调具有积极作用,但这一回调是在全球粮价创纪录的高价格背景下的回调,目前价格仍然处于历史最高水平,全球粮食危机的警报仍然没有解除。下半年粮食价格还面临一些不确定性因素:一是今年4月份以来,北美、印度、欧洲等地区自然灾害趋于严重,主要是高温干旱天气所致,尽管目前有所缓解,但其对今年粮食生产的影响还有待观察。二是西方对俄经济制裁导致全球种子、农资、化肥的供应受到影响,或将影响到今年秋粮甚至是明年的粮食生产,有可能带来对全球粮食行情的新一轮炒作,导致粮价继续上升。

程国强表示,这也暴露了许多发展中国家农业发展和粮食生产存在短板。目前发展中国家农业生产基础薄弱,粮食生产体系难以应对全球市场价格波动,应对全球粮食危机的能力不强。今后国际社会应共同努力,协力支持和鼓励发展中国家加大农业投资,提升粮食生产能力,加强其国内粮食生产、储备、物流等基础设施建设,增强其应对全球粮食危机冲击的能力。(经济日报记者 仇莉娜)

本文来源:经济日报

发表评论